羽凡……如果當初我早點告訴妳我喜歡妳的話,事情會不會有所改變呢?

 

看著自己的雙手,就是用這雙手,她就死在自己的這雙手上……少年想起親手殺死自己最愛的人,心中的痛楚連說都說不出口。

 

雖然就在自己真正甦醒過後,得到了萬應宮裡連阿蓮大師都嘖嘖稱奇的強大力量,以及一直以來都夢寐以求的修長身高……但,這一切如果都要以自己最愛的人的性命作為交換的條件,那他寧可不要。

 

他知道就算再怎麼祈求,羽凡都不可能回到自己身邊……人總是要在失去之後才懂得要去珍惜,這個公式根本就人人都說的出口,但總是要在公式成立之後才來後悔當初為什麼不好好的珍惜。像他,就是個最好的例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其實,因為自己本身的能力使然,他跟任何人的交情都淡淡的,因為他不想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嚐到無力挽回的痛苦,他不能阻止天命的運行,也無法拯救任何人的命運,所以,王羽凡真的是個例外,會讓他這麼在意,而失去的那種痛苦更是前所未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02

想起第一次看見羽凡,是在某個快要遲到的雨天裡。

 

前一天老媽又無意中惹了個不算小的麻煩,老爸跟其他人都出宮去處理,留下他跟幾個阿婆在萬應宮守著,卻因為突發狀況讓他累的幾乎只剩下半條命,所以他今天晚起了些。

 

到學校的路上,又被枉死的狗靈窮追不捨,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小小超度了祂。

 

會注意到王羽凡是因為她身上實在是太多遊靈纏繞,本人卻毫無察覺,朝氣蓬勃的過著每一天,甚至在班上擔任正義大使的角色。

 

遠遠的,阿呆就感覺到有一大群遊靈開始集合,他趕忙上前一看,才發現原來是王羽凡這個大磁鐵就在不遠前方。

 

而且她好像在……罵人?

 

「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欺負小動物!」懷中抱著可愛的白色小狗,王羽凡對著被她嚇跑的幾個小學生背影大喊著。

 

真是氣死人了啦,怎麼可以三個男生欺負一隻看起來才幾個月大的小狗狗呢?看看,狗狗都在發抖了!欸,那邊那個人長的好像他們班那個「阿呆」……「阿呆!」她左手抱著小狗,右手拼命的揮啊揮,再加上超大聲的阿呆,讓他想裝聾作啞都很難,於是,他走向前。

 

「同學有什麼事嗎?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要先走了。」

 

「欸欸,我們同班吼阿呆,」看著眼前脆笛酥小瓜呆頭的瘦小男生,王羽凡拉了拉他的衣角,「不要這麼冷淡嘛,你看,這隻小狗狗很可愛吧!」接著,就像獻寶似的把手放到他眼前。

 

「你知道嗎,那隻狗狗好可憐噢,牠一個人,噢不是,是一隻狗,就被幾個小學生用石頭K、樹枝戳欸!要不是被我看到,這小可憐恐怕就要莎優那拉了啦!」王羽凡說的口沫橫飛,阿呆則是看了看她空白的手掌心,覺得奇怪。

 

哪裡有什麼小狗啊……難道說──阿呆喬了下眼鏡,看了看鏡框外面世界的王羽凡的左手。他望向那隻狗的眼睛,果然,是靈魂哪,靈魂還跟身體連著的生靈,而身體……阿呆朝四周放眼望去,看到渾身是血的狗兒身體靜靜的躺在樹叢裡,他伸手接過那隻「狗」,頭往上抬,大叫:「有流星耶!」趁著王羽凡沒看到的時候,低聲唸了些咒文指引了牠真正該回去的地方。

 

然後,笑咪咪的對著氣沖沖的王羽凡說了句:「抱歉,我看錯了,我們還是快點去上課吧!」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幸せになる。

SARU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